新浪分分彩开奖直播欢迎您的到來!

文殊 菩提

您好!歡迎來到文殊菩提官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法義討論 > 正文

論楞伽經十二喻之內在關聯

發布時間:2017-10-16 | 信息來源:鐵鐵 | 點擊數:1307
 [放大] [正常] [縮小] [加粗] [打印] [字體:12px]
背景色:
  楞伽經中有一個著名的十二喻,從渴鹿陽焰到咒術機發,在魏譯和唐譯版中除了翻譯的文字和譯者些許的理解差別外,基本大同小異;在眾多的楞伽經詮注本中,對于十二喻本身所表達的意思的確認,也基本趨于一致。本文所引的十二喻經文取自劉宋版“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卷二。

  相關注解參考了電子大正藏收錄的楞伽阿跋多羅寶經注解、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匯譯、楞伽經通義、楞伽經集注、觀楞伽經記、楞伽經義疏、楞伽經宗通、楞伽經合轍、楞伽經參訂疏、楞伽經心??;當代大德的注解本中著重參考了成觀法師的楞伽阿跋多羅寶經義貫及慧律法師的楞伽經講解視頻。

  總體而言這十二個譬喻全部是針對“離四句絕百非”的;四句分別,通常的解釋為第一句有門也,第二句,空門也,第三句,亦有亦空門也,第四句,非有非空門也。百非是指由此四句而衍生出的各種過罪者。[參見丁福保佛學詞典]。離四句絕百非、離三自性、離名言、離三身佛、離圣智、離涅槃、離成住壞空四相、離我法執、離離不僅是此十二喻的主旨,實為整個楞伽經的宏旨;離四句絕百非之后并沒有建立所謂的“中道”;離遍計依他二性后,也未建立所謂圓成實性;因為離遍計依他二性當下即是圓成實性;不立一法是為“建立”。然而在勝義諦的角度亦無四句可離,亦無百非可絕;所以為“離離”。

  在楞伽經古今眾多注解本中,基本都側重于喻文本身含義的發掘;對于十二喻之間的關聯,除了古今一致認可的前七喻與后五喻的分判以外,幾乎鮮有涉獵。單獨看這十二個比喻,也確實很難看出彼此之間的關聯,似乎都在說明一個道理,亦即菩薩當“離四句絕百非”;但作為最上乘的大乘經典,為了說明同一個道理,如此重復十二遍是斷然沒有可能的;以筆者陋見,每喻則必有所指有所別,才符合圣教量世之最尊的地位。

  筆者嘗試從以下七個角度來揭示這十二喻背后潛在的關聯;其中凡夫外道及附佛外道,是從“能執”的角度來區分;十二入是從能所合并的角度,余法皆是從所執法的角度來定義。

  外道及附佛外道:依據成觀法師的楞伽阿跋多羅寶經義貫第491頁,一到七喻為破佛法外外道所執;八到十二喻則為破附佛外道及錯解佛法成外道。眾多古德的詮注也做如是分類。

  我執法執:參見佛光大詞典,妄執具有主宰作用之實體個我之存在,而產生“我”與“我所”等之妄想分別,即稱我執。將所有存在(法)之本質認為是固定不變、有實體之物,稱為法執;[成唯識論卷二(大三一·七上)]:“法執皆緣自心所現似法,執為實有,然似法相從緣生故,是如幻有,所執實法妄計度故,決定非有。

  分別俱生:參見成唯識論,俱生法執,無始時來虛妄熏習內因力故,恒與身俱,不待邪教及邪分別,任運而轉,故名俱生。此復二種:一常相續,在第七識,緣第八識起自心相,執為實法;二有間斷,在第六識,緣識所變蘊、處、界相,或總或別,起自心相,執為實法。分別法執,亦由現在外緣力故,非與身俱,要待邪教及邪分別,然后方起,故名分別,唯在第六意識中有。此亦二種:一緣邪教所說蘊、處、界相,起自心相,分別計度,執為實法;二緣邪教所說自性等相,起自心相,分別計度,執為實法。

  假法實法:依據唯識宗義,有種子生起之法稱為實法如青黃白等;反之沒有種子生起的法即為假法,如龜毛兔角等。

  依他遍計:依照顯揚圣教論:一、遍計自性,謂眾生迷惑,不了諸法本空,妄于我身及一切法,周遍計度,一一執為實有,故名遍計自性。二、依他自性,謂所有諸法,皆依眾緣相應而起,都無自性,唯是虛妄,故名依他自性。三、圓成自性,謂真如自性,不遷不變,圓滿成就,故名圓成自性。

  五陰身內外:不知自心現量,于陰身內見有外法,計內外性;于同相起一見,于別相起異見,依此兩間而起俱見,離此兩間起不俱見;有無常無常皆若是也。 [0370a20]

  十二入:參見三藏法數;入即涉入之義。謂六根、六塵互相涉入,故名十二入也。(六根者,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也。六塵者,色塵、聲塵、香塵、味塵、觸塵、法塵也。)

  首先我們先正確理解一下十二喻本身所表達的寓意,然后我們再試圖找到相互之間的關聯;以下所有黑體經文部分全部引自電子大正藏,參見[0491a05]。

  佛告大慧:不知心量愚癡凡夫,取內外性,依于一異、俱不俱、有無非有非無、常無常,自性習因計著妄想。

  譬喻1:渴鹿陽炎

  譬如群鹿,為渴所逼,見春時炎,而作水想,迷亂馳趣,不知非水。如是愚夫,無始虛偽妄想所熏,三毒燒心,樂色境界,見生住滅,取內外性,墮于一異、俱不俱、有無非有非無、常無常想,妄見攝受。

  初羣鹿逐焰譬,譬三毒取境而起邪計也。[0531a20]

  譬喻2:乾達婆城

  如乾達婆城,凡愚無智而起城想,無始習氣計著想現。彼非有城非無城,如是外道無始虛偽習氣計著,依于一異、俱不俱、有無非有非無、常無常見,不能了知自心現量。

  二計著乾城譬,譬妄習取不實境也,海氣所現,不可登臨;故非有城,令起城想,故非無城。[0531b02]。乾達婆,此云尋香,乃帝釋樂神彼于空中現有城郭,如蜃樓相似;其實空中無城,愚夫妄作城想,如色界本無色相,而妄見有色界者,皆由愚癡無始習氣計著執為實有,于無色處建立四句,不知自心現量本無色相故,于非可樂處妄生貪著。[0849b17]

  譬喻3:夢中景象

  譬如有人,夢見男女為馬車步,城邑園林山河浴池種種莊嚴,自身入中,覺已憶念。大慧!于意云何?如是士夫,于前所夢憶念不舍,為黠慧不?大慧白佛言:不也。世尊!佛告大慧:如是凡夫,惡見所噬,外道智慧,不知如夢自心現量,依于一異、俱不俱、有無非有非無、常無常見。

  三追憶夢境譬,譬不達,依正皆唯心也。[0531b10]

  譬喻4:畫中景象

  譬如畫像,不高不下,而彼凡愚,作高下想。如是未來外道惡見習氣充滿,依于一異、俱不俱、有無非有非無、常無常見,自壞壞他。余離有無無生之論,亦說言無。謗因果見,拔善根本,壞清凈因。勝求者,當遠離去,作如是說:『彼墮自他俱見、有無妄想已,墮建立誹謗。以是惡見,當墮地獄?!?/span>

  四畫像有無譬,譬斷常邪見也;正法念處經具明心為畫師,畫作六道種種五陰;是六道皆如畫像,本無實法。而彼反計為有高下,起四句執。至于出世圣人,不復畫作六道五陰,乃離有無無生之論,而彼不能見故,反說為無;夫說六道實有,如計劃像高下,墮建立常見也;說出世無生為無,如不見畫,并說畫師紙筆膠色皆無,墮誹謗斷見也[0531b18]。

  譬喻5:翳目垂發

  譬如翳目見有垂發,謂眾人言:『汝等觀此而是垂發,畢竟非性非無性,見不見故?!蝗缡峭獾劳姁嵧?,依于一異、俱不俱、有無非有非無、常無常見,誹謗正法,自陷陷他。

  此喻釋上自壞壞他義也;謂彼外道自恃邪見,轉教他人同己。正如翳目自見空中毛輪,返責他人不同己見也;然空中毛輪,唯病目者見,好眼不見;以況一異有無四句。但邪見所執,正見則離。且彼外道猶然堅執,自是非他,誹謗正法,展轉教人。所謂從本以來,成事相承,熏習成化,自陷陷他,為法大害。所以切誡行人當速遠離,意謂不但不親其人,抑且不可作實有四句見;故以垂發比之[0374a14]。

  譬喻6:火輪非輪

  譬如火輪非輪,愚夫輪想,非有智者。如是外道惡見悕望,依于一異、俱不俱、有無非有非無、常無常想,一切性生。

  此喻二乘無生死處執有生死也,首楞嚴經云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如旋火輪,未有休息;不知火輪本非實事,由彼定眼能回轉火;而愚夫以為實有輪想。喻三界中本無流轉,愚夫于無流轉處,見有流轉,妄生四見,非有智者;以智者知是火輪即無流轉故也[0850a18]。

  譬喻7:水泡摩尼

  譬如水泡,似摩尼珠,愚小無智,作摩尼想,計著追逐。而彼水泡,非摩尼非非摩尼,取不取故。如是外道惡見妄想習氣所熏,于無所有,說有生;緣有者,言滅。

  此喻二乘非涅盤處計涅盤也;水泡有似摩尼而小兒作真摩尼想,而此水泡雖非真摩尼亦非非摩尼,以小兒取著則以為真智者不??;則知非真外道二乘妄取似涅盤為真,正如小兒妄取水泡為真摩尼也;由彼妄習所熏,于無涅盤處說有涅盤生起,以彼轉六識緣有者為寂滅,而不知非真寂滅也;彼以未來境界諸根休息作涅盤想,非自覺圣智趣藏識轉故也[0850b03]。

  以上七喻和以下五喻的區別,古今大德的科判基本一致。

  有認為前七喻是凡夫外道所執的妄見,后五喻是佛門內附佛外道或者錯解佛法而成外道之佛弟子所執的錯誤見解。也有古德認為前七喻主要破除外道執持識外或識內有真實常恒不變異之法;后五喻主要破除內門佛子不善分別萬法唯是自心所現而導致的過咎。

  初有七譬,譬凡外妄計竟;二有五譬,譬依佛法起計。又二,初正顯俗諦是隨情說。二以五譬,譬其非實;初又二,初斥世間因明不應攝取,二顯隨情俗諦是化佛說[0531c24]。

  前七喻奉勸學人離外道見,后五喻奉勸學人離二乘見;具體疏文為:非獨離外道見,亦離二乘執陰界入自其相見,令諸菩薩及諸眾生速證如來無上種智[0245c23]。

  前七喻,喻境界本無,愚者妄生分別;顯妄想非有,以明本無四句可離;后五喻,喻佛說法應機施設,本為破著,如以楔出楔,元無實法與人[0373a16]。

  筆者以為,前七喻雖然都是針對凡夫外道,執妄為真,執空為有,或執四句;但在程度上卻有著明顯的層層遞進關系。

  在第一喻渴鹿陽炎中,凡夫的三毒,或者說動物的本能會驅使我們執妄為真;按照有情本有的業力展開一期一期的生命,這是所有的有情最基本、最原始的驅動力;是所有的凡夫外道都會去執著的,最為粗重,最為明顯,最為廣泛,也最容易對治。

  第二喻,乾達婆城,首先需要特殊的因緣才能成就海市蜃樓,其次并非所有的凡夫外道都會執持海市蜃樓為實有。

  第三喻,夢中景象;對于修行人而言,清醒時要持戒清凈,進一步的要求就是在夢中也要能做到持戒清凈;所以對夢中景象的執妄為真,是更深入,更加細微,更加難對治的。

  第四喻,畫中景象;將畫中景象執為實有的人并不多見,所謂畫餅不能充饑;哪怕是凡夫外道也大多不會去執著的;但并不排除一個心無旁騖的畫家會起這樣的執著;因而第四喻,是針對已經有一定定力的修行人而起的更加深入,更加細微的俱生所執。

  第五喻,翳目垂發;翳目比喻非常微細的俱生所知和煩惱障,二障在障修行的同時,被障者卻一無所知,完全認為自己沒有被遮障,并堅持認為自己的知見是正確的;此障比前障更加微細,更加深入,更難對治。

  第六喻,火輪非輪;比喻凡夫外道對于三有成住異滅的執著;須知三界本無生,于無生處立生滅,在這個層次的執著,僅限于已經具備相當程度的修行人。

  第七喻,水泡摩尼;于非涅盤處計涅盤,不不究竟處計究竟;執著的對象已經由凡夫、外道,進一步擴展到二乘人了,進而對接后五喻了。

  以上七喻,展現了明顯的層層遞進關系;從不同的深度和微細難斷的程度詮釋了凡夫外道對實我實法的執著。

  下面五喻,雖無明顯的層次遞進關系,但卻從五個完全不同的角度詮釋了二乘人對我法二障的執著。

  復次,大慧!有三種量,五分論,各建立已,得圣智自覺。離二自性事而作有性妄想計著。大慧!心.意.意識身心轉變,自心現攝所攝,諸妄想斷。如來地自覺圣智修行者,不應于彼作性非性想。若復修行者,如是境界,性非性攝取想生者,彼即取長養,及取我人。大慧!若說彼性自性共相,一切皆是化佛所說,非法佛說。又諸言說,悉由愚夫悕望見生,不為別建立趣自性法,得圣智自覺三昧樂住者,分別顯示。

  疏曰,三種量者,現量、比量、圣言量也;五分論者,宗因喻合結也;宗因喻,亦名三支比量,合結不過成之而已;然三量五分,本是佛說,而魏譯直云外道建立;宋唐二譯,雖不直云外道,觀其文意,亦是有性妄想計著之由;當知法無邪正,邪正在人;佛本以三量五分破有、無執,若依之更執有、無;則佛法亦成外道也。離二自性事者,遠離徧計及依他執,即圓成實之體性也。此圓成實,性離有、無,非能所??;若執有、無,便成能所;則有法相及我相矣[0532a13]。

  唐云,一切諸法自相共相,是化佛說,非法佛說;化佛說法,但順愚夫所起之見,不為顯示自證圣智三昧樂境[0532a23]。

  由上述疏文及唐譯的最后一段經文可見,三量、五分、三自性都是佛言,都是圣教量;但若是行人心執,則圣教量就會被曲解為非量。佛音佛言都是佛智的清凈等流;但以凡夫染污的心或者行人不究竟之心取佛言說之意時,凡外邪小所體解的佛法,必然是有污有垢而不究竟的;從而導致附佛外道,或者錯解佛法為外道的過失。此外,關于一切諸法的自相共相,都是化佛所說,非法佛所說;法佛離言;化佛說法必然觀機應緣,恰如楞嚴經所言“但有言說都無實義”,行人若執持言說必然曲解佛意而成外道。

  譬喻8:水中影

  譬如水中有樹影現,彼非影非非影,非樹形非非樹形。如是外道見習所熏,妄想計著,依于一異、俱不俱、有無非有非無、常無常想,而不能知自心現量。

  記曰,此下五喻,以顯本無圣智可得也;此喻佛現身如水中影,水喻眾生心;樹喻佛法身,菩提身,愿身;良以法身非身,乘愿力現。故眾生心水凈,菩提影現中,言其所現;原是眾生本有法身自心現量,以感應道交,不可思議,但是一心;故影樹俱非。外道不達唯心所現,故妄執一異等見[0375b15]。

  或有古德從見、相二分的角度來解釋也是蠻好的。

  此喻不善分別自心現,妄計實有相見二分也;水喻藏識,樹、影喻見相二分;彼實不作是相是見,由彼外道為見習所熏,不知見、相二分從自心現;如蝸牛兩角,出則成雙,合則為一;本非實有,而妄立四句;應立量云:見相是有法自心現宗,因云二俱無性,故同喻如水中樹影[0851a04]。

  譬喻9:鏡中像

  譬如明鏡,隨緣顯現一切色像而無妄想。彼非像非非像,而見像非像。妄想愚夫而作像想。如是外道惡見,自心像現,妄想計著,依于一異、俱不俱、有無非有非無、常無常見。

  此喻二乘不了自心,妄計心外實有五塵也;明鏡隨緣現像,喻前五識隨緣而現五塵,是現量境;不帶名言,無籌度心,故不計度非像是像;但是見其是像不作像想,故曰譬如明鏡現諸色像,現識現處亦復如是;由彼外道不知此像從自心現,依于此像而起有、無、諸徧計執;應立量云,五塵是有法,自心現宗因,云隨緣顯現故,喻如鏡現像[0851a14]。

  譬喻10:水風合聲

  譬如風水和合出聲,彼非性非非性。如是外道惡見妄想,依于一異、俱不俱、有無非有非無、常無常見。

  此喻佛說法,乃緣擊而發,如風水和合而后有聲;故一切聲教本無實法;愚者妄以為實 [0375c05]。諸法如響,緣生無實,非有非無,不應計著;計著則成外道也[0532c04]。

  二乘不達聲從四因八緣而出,妄執名句文身為實有也;水喻諸識,風喻八緣;由內以眼等諸識為因,外以齒等八種為緣而生種種言說;不知但有語言都無實義,而二乘外道尋行數墨,逐響尋聲,執聲明而立論,執音聲為教體;而計有計無,非惡見而何?應立量云言語是有法不實,是宗;因云因緣和合而生,故喻如風水聲[0851a23]。

  譬喻11:熱炎川流

  譬如大地無草木處,熱炎川流,洪浪云涌。彼非性非非性,貪無貪故。如是愚夫,無始虛偽習氣所熏,妄想計著,依生住滅、一異、俱不俱、有無非有非無、常無常,緣自住事門,亦復如彼熱炎波浪。

  大地無草木處,喻真如非相處;熱焰等,喻陰界入法;謂此外道,由無始虗偽習氣所熏,妄依生住滅相一異等,乃緣圣智事門;亦復如彼一異等見;故云亦復如彼熱焰波浪[0026a24]。

  譬喻12:咒術機發

  譬如有人,咒術機發。以非眾生數,毘舍阇鬼方便合成,動搖云為。凡愚妄想,計著往來。如是外道惡見悕望,依于一異、俱不俱、有無非有非無、常無常見,戲論計著,不實建立。

  此喻愚夫不了自心,妄執五蘊身心為實我也;喻如幻師以咒術力能使機關木人發動,此豈實墮眾生之數哉?由彼幻人咒力依鬼物附合而成動搖,云為儼如人耳;故楞嚴云:“譬如巧幻師幻作諸男女,雖見諸根動,要以一機抽”,凡愚不知,計著實有往來而起種種計著;幻師喻真如,咒力喻藏識,如是五蘊身心皆由真如隨緣而成;藏識去后來先為生死根本,而彼外道惡見希望建立種種異因為生死本,非妄而何[0851b24]。

  八到十二五喻雖無展現層次遞進的關系,但卻從三身佛、四智心品、圣言量、流轉真如、俱生我執,五個角度詮釋了二乘及地上菩薩可能出現的俱生法我執。

  第八喻,水中影;化佛、法佛都是唯心所現,不可執為常、恒、遍之實有法,當離四句,否則便墮外道見。

  第九喻,境中像;明鏡如同佛的大圓鏡智,佛無心應物,隨緣成事,應機差別,如鏡現像。但二乘人不解萬法唯心所現,執內執外而背佛道。

  第十喻,水風合聲;二乘不解“但有言說都無實義”,執聲明而立論,執音聲為教體;而計有計無。

  第十一喻,熱炎川流;諸法本無生,而愚夫不解,于無生處,安立成住壞空陰界入。

  第十二喻,咒術機發;最深、最細的俱生我執,為金剛喻定所破除后佛道成就。

  總觀十二喻,匯總如下表;從五陰身內外,及十二入的角度,沒有看出這十二喻之間的明顯的關聯和內在規律;顯示佛陀說法的應機隨緣。然而從所針砭的對象是凡夫外道,還是二乘或者附佛,前七喻與后五喻分畔明顯;從破我法二執的角度,前十一喻都是破法執,只有第十二喻是破俱生我執;從分別、俱生二障的角度,這十二喻全部為破俱生二執;這和楞伽經的受眾主要為十地菩薩或者是地上菩薩的定位完全相契合的;就地上菩薩而言,每一地要破除的二障一粗重,全部都是是俱生;而俱生我執障有故留不斷,留惑潤生之說;直到金剛喻定一次斷盡。針對假法實法、遍計依他而言,前七喻全部是假法遍計所執,后五喻全部是實法依他起性,這也契合了前七喻針對外道,后五喻針對內門的分判。


編號

譬喻

凡外附佛

我執法執

分別俱生

假法實法

依他遍計

五陰身內外

十二入

1

渴鹿陽焰

凡外

法執

俱生

假法

遍計

身外

眼色

2

干達婆城

凡外

法執

俱生

假法

遍計

身外

眼色

3

夢中景象

凡外

法執

俱生

假法

遍計

身內

意法

4

畫中景象

凡外

法執

俱生

假法

遍計

身外

眼色

5

翳目垂發

凡外

法執

俱生

假法

遍計

身外

眼色

6

火輪非輪

凡外

法執

俱生

假法

遍計

身外

眼色

7

水泡摩尼

外小

法執

俱生

假法

遍計

身外

眼色

8

水中影

附佛

法執

俱生

實法

依他

身外

眼色

9

鏡中像

附佛

法執

俱生

實法

依他

身外

眼色

10

水風合聲

附佛

法執

俱生

實法

依他

身外

耳聲

11

熱炎川流

附佛

法執

俱生

實法

依他

身外

眼色

12

術機發

附佛

我執

俱生

實法

依他

身外

眼色



  以上是長行十二喻所展現的內在關聯,這些潛在的關聯,在下面的偈頌中同樣有所體現。

  大慧!是故欲得自覺圣智事,當離生住滅、一異、俱不俱、有無非有非無、常無常等惡見妄想。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幻夢水樹影,   垂發熱時炎,
 如是觀三有,  究竟得解脫。
 譬如鹿渴想,  動轉迷亂心,
 鹿想謂為水,  而實無水事。
 如是識種子,  動轉見境界,
 愚夫妄想生,  如為翳所翳。
 于無始生死,  計著攝受性,
 如逆楔出楔,  舍離貪攝受,
 如幻咒機發,  浮云夢電光。
 觀是得解脫,  永斷三相續,
 于彼無有作,  猶如炎虛空。
 如是知諸法,  則為無所知,
 言教唯假名,  彼亦無有相。
 于彼起妄想,  陰行如垂發,
 如畫垂發幻,  夢乾達婆城。
 火輪熱時炎,  無而現眾生,
 常無常一異,  俱不俱亦然。
 無始過相續,  愚夫癡妄想,
 明鏡水凈眼,  摩尼妙寶珠,
 于中現眾色,  而實無所有。
 一切性顯現,  如畫熱時炎,
 種種眾色現,  如夢無所有。[0491c12]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夢幻水樹影,垂發熱時焰;如是觀三有,究竟得解脫。(唐云,諸識蘊有五,猶如水樹形;所見如幻夢,不應妄分別。三有如陽焰,幻夢及毛輪;若能如是觀,究竟得解脫。)譬如渴鹿想,(唐作熱時焰)動轉迷亂心;鹿想謂為水,而實無水事;如是識種子,動轉見境界;愚夫妄想生,如為翳所翳。(唐云,如翳者所見,愚夫生執著)于無始生死,計著攝受性。(唐云,無始生死中,執著所纏覆)如逆楔出楔,舍離貪攝受;(唐云,退舍令出離,如因榍出榍)如幻咒機發,浮云夢電光。觀是得解脫,永斷三相續;于彼無有作,猶如焰虗空。(唐云,此中無所有,如空中陽焰)如是知諸法,則為無所知;言教唯假名,彼亦無有相;于彼起妄想,陰行如垂發。(唐云,諸蘊如毛輪,于中妄分別;唯假施設名,求相不可得)如畫垂發幻,夢乾達婆城;火輪熱時焰,無而現眾生。(唐云,實無而見有)常無常一異,俱不俱亦然;無始過相續,愚夫癡妄想;明鏡水凈眼,摩尼妙寶珠;于中現眾色,而實無所有。一切性顯現,如畫熱時焰;種種眾色現,如夢無所有(唐云,心識亦如是,普現眾色相;如夢空中焰,亦如石女兒) [0533a08]。

  初四句,唐作八句;先頌遠離觀也;次十句,頌愚夫計著如渴鹿也;次如逆楔等十句,重頌對治觀也;次言教第十二句,重頌愚夫計著之非也;后明鏡等八句,結顯諸法有即非有也[0533b03]。

  復次大慧。如來說法。離如是四句。謂一異俱不俱有無非有非無常無常。離于有無建立誹謗分別[0491c12]。

  疏曰,唯心所現諸法,故非一;諸法并是唯心,故非異。唯心諸法不相違故,故非亦一亦異;諸法唯心非戲論故,故非非一非異。又諸法唯心,故非有;唯心諸法,故非無。不相違,故非亦有亦無;非戲論,故非非有非無。又念念滅,故非常;念念生,故非無常;不相違,故非亦常亦無常;非戲論,故非非常非無常。不執心外有法,故離建立;不撥唯心諸法,故離誹謗也[0533b10]。

  以上這句經文,便是楞伽經十二喻所表達的核心主旨!


 


                                                     鐵鐵


                                       2017年10月3日星期二于上海
下一篇:“眾生”是檢驗大乘修行的唯一標準
許愿祈福
線上寺廟進來許個愿吧
輔導答疑
通過QQ咨詢佛教的問題
周一至周五10:00至17:00
自我評測
在生命的旅途上,只有先認識自我,不斷地完善自我,才能讓他們勇敢地去破解生活提出的難題,做出正確的生活選擇,展現最好的自己。 通過各種評測試題分析、認識、了解自我,從而更好地把握自己,揚長避短,以快速提升。[開始評測]
心得分享
查看詳情
佛樂美圖
查看詳情
活動查詢
查看詳情
自我測評
查看詳情
關于我們
查看詳情
新浪分分彩开奖直播 新浪分分彩计划 幸运飞艇冠军5码 欢乐生肖手机平台 极速赛车人工计划